课堂教学中,提问有哪些技巧?

2023-01-21 4:36 百科科普内容 fufang419

课堂提问是教师的一门技巧,会讲课会提问的教师,能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更好地掌握所学的知识,取得事半功信的较果。

课堂提问不仅是当堂讲课提问的问题,它涉及到讲前备课,当堂发挥和课后辅导等一系列问题。

教师备课,不仅是备课文内容,写教案。而且要备学生,估计这一堂课的内容,哪些同学掌握得怎么样,教师在讲课的时候就能有的放矢,尽量照顾成绩差一点的同学,提问向他们倾斜一点。讲课提问时,可以借助手势,动作,讲得声情并茂,这样能激发学生的兴趣,认真听讲,易于学生接受。

如果讲课提问时,学生所提的问题是教师没有料到的或与教师观点不同的,不应压制他们的发言,应让他们把话说完,再让其他同学分析正确与否,教师再作小结,这样更有利于学生接受。

一堂讲完以后,留几分钟让学生自已回顾所学内容,教师再回到学生中间,了解掌握学生情况,再提出几个问题,要求不太掌握的学生课后自学解答,不会的再向老师请教。这样就不会给学生留下后遗症。

课堂提问,不光是教师提问学生回答,还可以将学生分成若干小组,根据教师的意图,相互提问,相互回答,教师再作小结。这种方式能提高学生学习的兴趣,认真钻研课文内容,易于理解,易于接受,易于记忆,比教提问学生回答的方式好得多。

课堂提问,不论用什么方式,提问多少,不是死板硬套一成不变的。只要学生有兴趣,便于学习,便于理解,能让学生较好地掌所学的内容,取得较好的效果,就是有技巧的提问。

课堂教学中,提问是一门艺术,的确需要技巧。本人根据自己的经验,分享一二:

一、提问宜少不宜多

原来多见的“满堂灌”型的课堂,就是典型的重灌输轻引导的课堂模式,现今早被摒弃。新课程理念下的课堂,重视学生的主体意识和主动性,教师需要根据一定的教学目标和要求,设计有效的问题,启发学生的思考和探究。我们需要避免琐碎繁多的问题,避免随意无用的问题。比如“对不对”“好不好”“是不是”“喜欢吗”,这些问题对学生关注学习毫无帮助。

二、提问宜活不宜死

教师要设计有利于学生思考的问题,这样的问题能起到“以问促学” “以问促思” “以问促读”的作用。一个问题的答案,尽量不是唯一的、简单地从书本搬出来的“死答案”,而是要能激发学生的求知欲,能启发学生思维的“活答案”。最好能像“跳一跳摘果子”,学生必须带着问题去阅读,在文本中翻来覆去,还要加上自己的分析、概括、比较,才能找出答案。比如“课文写了几个人物?课文有几个自然段?”这些问题可以少提。

三、提问的小窍门

要在课堂教学中设计好提问,可以参考以下几个小窍门:

1、借助课题来提问:

人们常把文题比作一篇文章的眼睛,教师不妨借助课题,来一把“点睛之问”。例如部编版小学语文二年级下册《青蛙卖泥塘》,就可以紧扣“卖”来设计系列问题:“为什么卖”“如何卖”“卖的结果”等。

2、借助课后习题来提问:

教材课文后面大都附有课后习题,里面的问题设计是编者精心打造的,教师在备课时完全可以参考使用,根据课后习题的问题进行“二次创作”。例如部编版小学语文二年级上册《雾在哪里》,老师们在上课的时候,就可以根据课后习题中的这几个问题组织阅读和讨论。

教育家陶行知曾经写过这样的诗句:“发明千千万,起点是一问。智者问得巧,愚者问得笨。”教师教育教学的艺术很多,我们不妨多练练提问的艺术,设计出对学生有益处的问题。

你好,我是一位小学语文老师,针对新手小学语文教师,我有以下四点建议:

第一建议:提出一个“大问题”,减少提问数量。

这条因循的原理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提问,不要问太多,要尽量设计出“大问题”。有时候只需一个统领全文的问题足矣。这一“大问题”与其他的“中问题”“小问题”之间,并不是主从关系,更不是线性排列,而是一种全息的关系,多元、多边,多方关联,互相制约。只是主问题显得尤为重要而已,能带出其他各个问题,并影响或决定着教学目标是否达成。

例如执教统编三年级下册的《鹿角和鹿腿》一课,我就设计了一个简明的大问题:这是一篇寓言故事,我们该如何探索寓言之中隐藏的道理呢?这个大问题分为三个小问题,随之将课堂教学划分为三个版块:

1、道理,你藏在哪里?让学生阅读并找出道理,明确寓言表述道理的大致位置;

2.道理,你如何写出?让学生阅读课文,明确作者是如何通过故事,一步步,一点点透露并揭示道理;

3.道理,你的背后还有道理么?引导学生不断思考,探寻道理的源头,发现人生的哲理。

三个版块虽各自有教学任务,但都在大问题的统领之下,回答的结果都能对揭开“大问题”的答案有益,版块之间也因此有了紧密的联系,学生对整个寓言故事也有了全面周全的理解。

第二建议:改变提问的角度,增加思考的容量。

改变角度去提问,让提问与回答,成为“百变魔方”。当教师善于从不同角度去提问,就会发现学生也因为思考的角度改变,思考的容量、难度、乐趣等都随之增加。

关于角度,我们谈两点:

大部分老师喜欢切中文章的本体提问,这属于常见角度。比如,问一些含义深刻的句子到底有什么含义;问课文的留白之处,到底可以作何补充等。过于常见,不再赘述。我们分享一类相对陌生的、高级的提问类型:文在文章结构的断层处。“断层”一词来自于地质学。通过一个断层剖面,可以看到地质清晰的发展演变历程。引入文章解读和教学领域,就是引导教师在设计问题时,关注文章结构特别的地方,例如:表述的矛盾处;文脉的承接处;内容的对立处,表现形式的重复处等。这些“断层”都是作者为读者留下的清晰的创作思考痕迹。提问在断层处,是新颖的角度,但还是问在文章的本体。

还有一种全新的提问角度——问在文章的“胚胎”阶段。文章还没写成,作者在构思酝酿时,文章就像处于胚胎阶段。而这一阶段是极为关键的,决定着文章整体品质。我们阅读的是结果,是文章落地生成后的样子,但可以通过对胚胎阶段的探索和关注,触及作者的创意、构思,问题指向“问怎么写”。

例如,人教版四年级有一篇文章《生命 生命》。杏林子的文字很美,很多教师提问喜欢提在“表皮”:大家读一读,美在哪里?喜欢哪里?

实际上,当小学生没有达到杏林子的生命感悟,缺乏必备的文学积淀时,这些文字的美,欣赏不来也模仿不来。与其如此,不如关注杏林子是如何以看似随意的笔调,实则集中地和我们分享对生命的感悟。探索后发现了秘密:

选材上,以小见大——选取三件小事,读者很熟悉;

排序上先人后己——三件事例中的两件事与“他人”有关,最后一件才涉及自己,对自己的反思和回归,让读者有一种亲切感和信任感,接受的程度就比较高;

可见到可感——前两件事都是看见的现象,第三件是感受到的体验,不断增加可信度。

试想一下,提问角度改变,让学生换一个思路去想,去学,价值更大,收益更大。

第三建议:更换提问的主体,提升问题的质量。

从老师提问,转为让学生提问,让问题“物归原主”。实际上,老师提问的目的,就是为学生学习。所以,如果学生能为了达到学习目的,自己设计问题,提出问题,之后解决问题,不就成了真正的学习的主人么?所以,可以想方设法让学生自己来提问,这样也能提升提问的质量,更好地实现教学目标。

让学生提问,可以分三种类型:

1.预读之时,提出问题。初读时提出的问题,一般是出于好奇,相对浅显和直接。有时候,会因为天真而触及本质,青年教师要予以甄别,做出恰当的反应和判断。同时,这一类问题有选择地,可以应用在接下来的教学中。

2.教学之中,提出问题。在教学中,指导学生细读文本,此时又会有发现。建议大家更多关注这一类问题。经过教学,学习开始明确目标,并有集中的指向。在此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往往更容易贴近真实,锁定目标。此时学生关注的问题,于目标抵达而言,采用为教学中的“话题”,性价比更高。

例如,人教版四年级下册《金钱的魔力》教学中,老师可以介绍马克·吐温的文学创作风格,大致为简约、简明。然而在这个故事中,马克·吐温笔下的“老板”向“我”介绍衣服时,无比罗嗦,相当繁琐,而且语无伦次。这一鲜明的反差,引发学生的关注与质疑,他们提出疑问:这是为什么?经过提炼话语中的信息,对比马克吐温其他文学作品后,学生在探索答案的过程中明白了作者特殊的表达意图,领略到这一高超的文学创意。

3.同伴互动时,提出问题。在组织学生互动,进行共读时,同伴之间可以相互提问,这一方法在日常教学操作中多有出现,此文不再赘述。

第四建议:减少对问题的依赖,降低提问的总量。

之前谈到的三点,都带有最后一条的意图——减少提问量。

此时单列一点,重点分享这一观点:有时候,不提问,少提问,也不错。

让·皮亚杰概括传统的教学法是讲授法、活动法、直观教学法。提问也是非常传统的方法,归属于讲授法这个大系统之中。有时我们一个心思琢磨要怎么提问,其实反过来想:不提问,也并非大不了的事。况且,还真有三种情况下可以不问:

1.会的,不问。这点显而易见。

2.问了也不会的,不问。这点青年教师要想通。不要用问题为难自己,为难学生。超过认知水平太多的,不能问,问倒自己无人搭理。

3.不该问的,不问。中国人爱讲“不该问的不要问。”什么是“不该问”的呢?这主要是指提问的时机不对:学生还在想的时候,让他好好想,不要不停追问;学生感到困难的时候,不要一直问,那等于雪上加霜;学生感到没意思的时候,不想思考了,就不要勉强问,问到学习乐趣也减损了,得不偿失。

可见,提问要注重“天时”找准时机;同时匹配“人和”,满足学生学习的需求;还要注重“地利”,符合当下的学习氛围与整体环境。

给青年教师的四条建议,都关于课堂教学中的问题设计与提出。各位要结合具体的教学实际需要,酌情采纳,随学情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