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妈妈太厉害!熊孩子高铁上吵闹,外国专家提醒家长,反被上海妈妈耳光扇出血?

2022-11-24 2:55 百科科普内容 fufang419

此事发生在上海,高铁飞驰向前开。刘姓先生坐后排,他的家本在国外,国内企业引人才,所以把他招过来。

小刘座前三夫妇,家家户户带小孩,大人谈论高声语,小孩乱叫很不乖。小刘觉得郁闷有,善意提醒把口开,公共秩序要遵守,莫把他人来防碍。

有个家长闻听后,霍然起身走过来,指手画脚道理论,你管我们不应该。小刘质问为什么,大路不平众人踩。家长气得鼻子歪,就将手指往上抬,笔直指着小刘脸,哎呀看你挺不赖。

感到侮辱人气坏,小刘伸手就抹开,谁知这下惹祸灾,男子老婆窜过来,以为小刘丈夫打,顺手就将耳光甩,可怜小刘一声哎,眼镜都被女打歪,戳了眼睛流了血,捂着喊痛声声哀。

报案民警现场来,夫妻二人所里带,小刘受伤回国内,治疗情况有点坏,是否日后有妨碍,目前不好作决裁。

此事我看夫妻坏,一个一个德性败,先是丈夫不自爱,明知有错还不改,硬要与人争高低,好像自己理常在。其次老婆心思歹,是非不分动手拍,庇护丈夫出手快,胡作非为惹下灾。最终定遭法律惩,看你如何下得台。人人在外讲友爱,生活才会有精彩。

(文原创。图片来自网络,侵权联删)

又一期血淋淋的教育问题。父母没有教育的概念,孩子无法无天,父母孩子一起无视公德,实在看的羞愤不已。

出行人车马劳顿,身心疲惫,车内安静可以适当减轻旅途的劳累。但在我们受五千年文明熏陶的中国车厢内,赤臂挥膀打扑克的,手机上大声聊天的,更有朋友一起大呼小叫的,全然没有一点我这是在公共场合上的观念,以为在自己家,甚至比在自己家里还要放肆,脱鞋的,脚踩在对座上的,什么情形都有,就是没有文明的些许气息,所以但凡出门,会纠结烦心。

如果再遭遇一个熊孩子,简直人要崩溃。

在火车上想事情的,或者想静一静闭目养神的,简直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有实在受不了噪音干扰人,多半选择忍受。因为好心相劝,得到的永远是谩骂和拳头。出门在外,谁也心想忍一时风平浪静,但有的人实在不能忍受就会劝阻,像题中这位总裁,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还被人身攻击。

国人再也不会认为孩子女人多么弱小无辜,而是被他们的不胜其烦折磨的要疯了,却找不到出口。对孩子的无教育和家长的无知愚昧,认为谁动我孩子我就作死他的护犊思想,认为公共场合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心里就没有遵守的概念,更没有尊重规则的想法,无论哪个是上海还是哪里,他们都不配在一线城市。

孩子没有教养,都是原生家庭的罪过。孩子受不得半点委屈,都是熊孩子的父母娇惯的,所以轻生者甚多,没有养孩子的责任,没有做好当父母的心理准备,又不去学习当好父母,自己把孩子放给社会,给社会制造了无限可能的麻烦甚至罪犯,这样的家长真是罪大恶极。

有素质的人,像文中的总裁,他把那群没有素质的人高台了,以为像自己一样遵守公共秩序,不想他碰到了一对虎狼夫妻,无理可讲。

为什么飞机分经济舱和头等舱,真的还是可以区别来没教养的人和有教养的人的。

和没教养的人同处一室一车,危险重重,干扰,被骂被打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人们鄙视这些人的做法时无可奈何地在选择了隐忍,让飞扬跋扈者以为自己多能耐,更加肆无忌惮。建议乘车文明,不再是一句空话,有详细的条款,明确的违反者打款细则,还所有旅客一个清静的乘车环境。

1.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对一个人的成长而言,家庭教育才是基础与关键。我们常说孩子是父母的复印件,孩子存在的问题,总是可以从父母的身上或者照顾他的人身上找到原因。

2.事件背后的教育理念

发生这种事的原因是一些家长认为,“树大自然直”,也就是小孩子不懂事,小时候无需管教,小时恣肆些,自由些,放纵些,大了自然会好。只是已经弯曲的小树,如果不及时加以矫正,长大会自然长直吗?我好像看到的好像更多是扭曲变形的生长。

3.家长应当持证上岗

此事例反馈出家长学校的重要性,家长真的需要持证上岗。由街道、社区或者学校来组织培训,修够学分,颁发证书。

时代已经发展到了5G时代,家长教育的网路培训完全可行,父母之中至少要安排一个参加家长培训,接受家庭教育的系统培训,以提高家庭教育的质量。

4.这种家庭教育理念早已有之

如此之家庭教育理念早已有之,近日读梁实秋先生的《孩子》,精辟形象,令人感喟,

不妨一观。

《孩子》

梁实秋

兰姆是终身未娶的,他没有孩子,所以他有一篇《未婚者的怨言》收在他的《伊利亚随笔》里。他说孩子没有什么稀奇,等于阴沟里的老鼠一样,到处都有,所以有孩子的人不必在他面前炫耀,他的话无论是怎样中肯,但在骨子里有一点酸─—葡萄酸。

我一向不信孩子是未来世界的主人翁,因为我亲见孩子到处在做现在的主人翁。孩子活动的主要范围是家庭,而现代家庭很少不是以孩子为中心的。一夫一妻不能成为家,没有孩子的家像是一株不结果实的树,总缺点什么,必定等到小宝贝呱呱堕地,家庭的柱石才算放稳,男人开始做父亲,女人开始做母亲,大家才算找到各自的岗位。我问过一个并非“神童”的孩子:“你妈妈是做什么的?”他说:“给我缝衣的。”“你爸爸呢?”小宝贝翻翻白眼:“爸爸是看报的!”但是他随即更正说:“是给我们挣钱的。”孩子的回答全对。爹妈全是在为孩子服务。母亲早晨喝稀饭,买鸡蛋给孩子吃;父亲早晨吃鸡蛋,买鱼肝油精给孩子吃。最好的东西都要献呈给孩子,否则,做父母的心里便起惶恐,像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一般。孩子的健康及其舒适,成为家庭一切设施的一个主要先决问题。这种风气,自古已然,于今为烈。自有小家庭制以来,孩子的地位顿形提高,以前的“孝子”是孝顺其父母之子,今之所谓“孝子”乃是孝顺其孩子之父母。孩子是一家之主,父母都要孝他!

“孝子”之说,并不偏激。我看见过不少的孩子鼓噪起来能像一营兵;动起武来能像械斗;吃起东西来能像饿虎扑食;对于尊长宾客有如生番:不如意时撒泼打滚有如羊痫;玩得高兴时能把家俱什物狼藉满室,有如惨遭洗劫;……但是“孝子”式的父母则处之泰然,视若无睹,顶多皱起眉头,但皱不过三四秒钟仍复堆下笑容,危及父母的生存和体面的时候,也许要狠心咒骂几声,但那咒骂大部份是哀怨乞怜的性质,其中也许带一点威吓,但那威吓只能得到孩子的讪笑,因为那威吓是向来没有兑现过的。“盂懿子问孝,子曰:‘无违。’”今之“孝子”深韪是说。凡是孩子的意志,为父母者宜多方体贴,勿使稍受挫阻。近代儿童教育心理学者又有“发展个性”之说,与“无违”之说正相符合。

体罚之制早已被人唾弃,以其不合儿童心理健康之故,我想起一个外国的故事:

一个母亲带孩子到百货商店,经过玩具部,看见一匹木马,孩子一跃而上,前摇后摆,踌躇满志,再也不肯下来,那木马不是为出售的,是商店的陈设。店员们叫孩子下来,孩子不听;母亲叫他下来,加倍不听;母亲说带他吃冰淇淋去,依然不听;买朱古力糖去,格外不听。任凭许下什么愿,总是还你一个不听;当时演成僵局,顿成胶着状态。最后一位聪明的店员建议说:“我们何妨把百货商店特聘的儿童心理学专家请来解围呢?”众谋佥同,于是把一位天生成有教授面孔的专家从八层楼请了下来。专家问明原委,轻轻走到孩子身边,附耳低声说了一句话,那孩子便像触电一般,滚鞍落马。牵着母亲的衣裙,仓皇遁去。事后有人问那专家到底对孩子说的是什么话,那专 家 说:“我说的是:‘你若不下马,我打碎你的脑壳!’”

这专家真不愧为专家,但是颇有不孝之嫌。这孩子假如平常受惯了不兑现的体罚,威吓,则这专家亦将无所施其技了。约翰孙博士主张不废体罚,他以为体罚的妙处在于直截了当,然而约翰孙博士是十八世纪的人,不合时代潮流!

哈代有一首小诗,写孩子初生,大家誉为珍珠宝贝,稍长都夸做玉树临风,长成则为非做歹,终至于陈尸绞架。这老头子未免过于悲观。但是“幼有神童之誉,少怀大志。长而无闻,终乃与草木同朽”─—这确是个可以普遍应用的公式,“小时聪明,大时未必了”,究竟是知言,然而为父母者多属乐观,孩子才能骑木马,父母便幻想他将来指挥十万貔貅时之马上雄姿;孩子才把一曲抗战小歌哼得上口,父母便幻想着他将来喉声一啭彩声雷动时的光景,孩子偶然拨动算盘,父母便暗中揣想他将来或能掌握财政大权,同时兼营投买卖;……这种乐观往往形诸言语、成为炫耀,使旁观者有说不出的感想。曾见一幅漫画:一个孩子跪在他父亲的膝头用他的玩具敲打他父亲的头,父亲眯着眼在笑,那表情像是在宣告“看看!我的孩子!多么活泼─—多么可爱!”旁边坐着一位客人裂着大嘴做傻笑状,表示他在看着,而且感觉兴趣。这幅画的标题是:“演剧术”。一个客人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而能表示感觉兴趣,这真确实需要良好的“演剧术”,兰姆显然是不欢喜这样的戏。

孩子中之比较最蠢,最懒,最刁,最泼,最丑,最弱,最不讨人欢喜的,往往最得父母的钟爱。此事似颇费解,其实我们应该记得《西游记》中唐僧为什么偏偏欢喜猪八戒。

谚云:”树大自直”,意思是说孩子不需管教,小时恣肆些,大了自然会好。可是弯曲的小树,长大是否会直呢?我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