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广场的蟋蟀第五章星期天早晨的读后感?

2022-11-24 10:05 百科科普内容 fufang419

星期天早晨第二天早上,马里奥和爸爸回到报摊。平常,他星期天起得晚,但是今天却比爸爸妈妈都起得早,一个劲催着他的爸爸贝利尼赶紧回报摊。他们揭开报摊的盖子,马里奥匆匆忙忙跑进去,拿起火柴盒,朝里面一望。切斯特仍然在火柴盒里,躺在纸手绢上面。然而蟋蟀并没有睡着,他一直在等马里奥。这时,他叫了一声。爸爸听到蟋蟀叫,微笑着说:"他一定还喜欢这里,夜里并没有跑掉。""我知道他不会跑的,"马里奥说。马里奥带了一片面包,一块糖和一点冷甘兰球菜,给蟋蟀当早餐。他拿不准蟋蟀究竟喜欢吃什么,因此决定让他每样都试一试。切斯特跳过马里奥的小指头,跳进他的手掌里,食物就搁在手掌中。在乡下的草地里,切斯特的家常便饭是树叶和青草,偶尔还在吃一片柔嫩的树皮。但是,在这儿,在纽约,他却吃面包、糖和碎肝灌的香肠,而且吃得津津有味。切斯特吃够以后,马里奥就用一块蜡纸包起剩下来的东西,放进现金出纳机的抽屉里。然后,他把蟋蟀放回火柴盒内,带他到便餐柜台上去。"瞧,"他对照管柜台的人说:"这是我才养着玩的动物,是一只蟋蟀。"照管柜台的人,名叫米基,他的头发又红又卷。他凝视着切斯特,说:"这是一只好蟋蟀。""可以让他喝杯水吗?"马里奥说。米基说:"当然可以",递给他一个玻璃杯。与里奥捏住切斯特的一双后腿,小心地把他放下去,让他的头部刚刚离开水面一点点。切斯特埋头下去,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抬起头来,吸了一口气,又埋头下去喝了一口水。"你为什么不让他站在杯子边上呢?"米基说。他看着切斯特,兴致勃勃,因为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蟋蟀从玻璃杯中喝水。马里奥把心爱的蟋蟀在玻璃杯口上,轻轻松开自己的手。切斯特俯身下去,设法接角水面。可是,玻璃杯太滑了,他跌进了水中。马里奥把他从水里捞出来,用一张吃饭后揩嘴用的纸吸干他身上的水。可是,切斯特掉进水中毫不在乎,他以前在康涅狄格州乡下也有两次跌进小溪里。他知道,自己要过一段时间才能习惯城市生活,比如说从杯子里喝水就是一个例子。"蟋蟀喜欢喝汽水吗?"米基问道。"想必是非常喜欢吧,"马里奥说。"什么味道的汽水呢?"米基问道。马里奥考虑了一会儿。"来草毒味的吧,我想,"他回答说。草莓味恰巧是他自己喜欢的味道。米基拿来一把汤匙,把一滴草毒果汁放进汤匙里,加上一滴奶油,喷上苏打水,再添上一块手指甲那么大的冰淇淋。蟋蟀的草莓汽水就这样配制成了。米基也给马里奥配制了一份汽水,比给切斯特的多一点,但也不太多,因为这是不收钱的。汽水喝完后,米基拿来一个纸杯。在杯上写好"蟋蟀"两个字。"这是蟋蟀专用的杯子,"他对马里奥说:"你可以随时过来拿淡水。""谢谢,米基",马里奥把切斯特放回火柴盒,说:"我现在要去给他弄一所房子啦。""快点把他再带到这儿来吧,"米基在他们身后喊着说:"我要再给他配一份果汁冰淇淋。"在报摊那儿,爸爸贝利尼正在跟斯梅德利先生谈话。斯梅德利先生是贝利尼报摊最好的顾客,是位音乐教师。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上午十点半,他从教堂回家,总要顺路来买《美国音乐》。不管天气如何,他总是随身带着一把卷得好好的长雨伞。跟平常一样,爸爸和斯梅德利先生正在谈论歌剧。贝利尼一家最喜欢的就是意大利歌剧。冬季里,每逢星期六,当广播电台播送意大利歌剧的时候,他们就围坐在报摊里的收音机旁,聚精会神,在地下火车站的喧闹声中收听歌剧音乐。"您好,斯梅德利先生,"马里奥说:"您猜猜我有什么东西。"斯梅德利先生猜不出。"一只蟋蟀!"马里奥说,把切斯特举起来给音乐教师看。"多可爱呵!"斯梅德利先生说:"多么逗人喜欢的的小生物呵!""您想不想把他拿在手里呢?"马里奥问。斯梅德利先生向后一缩。"不,我不想拿,"他说:"我八岁的时候,被蜜蜂螯了一回。从此以后,我就有点怕昆虫。""他不会螯您的,"马里奥说。他把火柴盒子打开来,切斯特掉进了斯梅德利先生的手里。这位音乐教师接触到了蟋蟀,不禁轻微地战抖了一下。马里奥对他说:"昨天晚上,我听这只蟋蟀叫过。""你看他会不会叫给我听呢?"斯梅德利先生问道。"可能,"马里奥说。他把切斯特放在柜台上,说:"请叫吧。"接著,为了让切斯特不会误解他说的话,他自己也模仿蟋蟀叫了一声。这一声叫得不太像,但切斯特却懂得了他的意思,就张开翅膀,真的叫了一声。爸爸和斯梅德利先生高兴得叫喊起来。斯梅德利先生说:"这是极妙的中音c调。"他像管弦乐队的指挥一样,举起自己的手,当他把手放下来的时候,切斯特又按音乐的"强拍"叫了一声。"您要给他上音乐课吗,斯梅德利先生?"马里奥问道。"我能教他什么呢?"斯梅德利先生说:"马里奥,世界上最伟大的教师--'大自然'本身已经教过他了。大自然给予他互相摩擦的翅膀,给予他发出这样美妙的声音的本能。对于这位黑色的小俄耳蒲斯的天才,我不能再增添任何东西了。"(译者注:俄耳蒲斯是希腊神话中的著名歌手,善弹竖琴,传说他奏的音乐可感动鸟兽木石。)"斯梅德利先生,俄耳薄斯是谁呢?"马里奥问道。"俄耳蒲斯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音乐有,"音乐教师说:"很久很久以前,他弹奏竖琴,弹得如此的美妙,结果停止一切活动来听他弹奏的不仅有人,而且还有野兽,甚至还包括岩石、树木和瀑布。狮子不再追逐野鹿,河水停止流动,风也屏住呼吸,整个世界都寂静无声了。"马里奥不知说什么好,他喜欢这样一幅图画--每个人都在静静地倾听。"那一定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演奏了。"他最后说。斯梅德利先生微笑着,他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有一天,你的蟋蟀也许能演奏得同样好。对于这样一个有才能的小生物,马里奥呵,我预言他将有不平凡的表现。""你听到了吗?"爸爸贝利尼说:"他可能出名呢,可能。"马里奥一字不不漏地听到了。在这年夏季的晚些时候,他曾回想起斯梅德利先生这次说过的话。但是,此刻,他心中有另一件事。他问道:"爸爸,我可以到唐人街去给蟋蟀弄一所房子吗?""一所房子?一所什么样的房子?"他的爸爸说。"吉米.莱博夫斯基说中国人挺喜欢蟋蟀,他们为蟋蟀特制了一种笼子。"马里奥解释说。"今天是星期天,"爸爸说:"不会有一家商店开门的。""嗯,可能有一两家会开门,"马里奥说:"那是唐人街嘛--再说,我也可以去看看下次该到哪儿去。"(译者注:纽约唐人街是在纽约的中国血统的人聚居的地方。)"妈吧,马里奥,"爸爸说:"不过--"可是,马里奥不等爸爸说什么"不过",就把切斯特装进火柴盒里,回头向斯梅德利先生高喊一声"再见",直奔通向地下铁道列车的楼梯。爸爸和斯梅德利先生看着他走了。于是,爸爸向这位音乐教师转过身来,脸上露出快乐的、又无可奈何的表情,耸耸肩膀。他们两位又开始谈起歌剧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