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培安的唱功属于什么水平?

2023-01-20 17:30 生活问答 fufang419

巅峰T1,live女声High C(C6)咽音哼鸣,已倒嗓,缺乏胸腔共鸣,低音弱,高喉位

杨培安,这个2007年巅峰期前后疯狂飙高音的男人,最高的Live高音可以来到非咬字的C6咽音哼鸣,和G5的弱咬字,属于巅峰T1的高音歌手。

但因为杨培安在五组上使用咽音过多,导致音色偏向于同质化的尖锐色彩,具有明亮感和颗粒度两个特质的同时,丧失了低音部胸腔和面罩共鸣的低音泛音支撑,听觉上缺乏一定的均衡美感,所以常常需要萧煌奇来提供中低音部和音。

整体上,杨培安和2007年的张杰十分类似,机能强大,注重飙高音,音色缺乏雕饰美感,同质化较重,音色技巧转变和多样性音色衔接几乎没有,直来直往,飙一个高音接着一个高音。但杨培安是1971年出生,张杰是1982年出生,中间11岁的年龄差,导致杨培安倒嗓,张杰完美音域的结果。

在即将离开天娱传媒时,张杰先后前往美国学习声乐,增加了自身的声乐概念,开始注重低音扩展,拥有二组音的胸腔共鸣。也开始钻研不同音区的不同音色雕饰,注重喉位和科学性音高。

这两次学习,是杨培安缺乏的知识,杨培安碍于年龄过大缺乏学习能力,和时代局限性,最终成为了飙高音倒嗓的现状。

在声乐上,实际上每一个音区都是有对应的技巧,这些技巧是科学钻研的结果,具体如下:

1:C2-C4,真声,胸声共鸣区,追求低音声压。

2:C#4-F4,声带边缘化、真声区。

3:F#4-D5,强混音区咬字,金属芯音色。

4:D#5-G5,弱混、头声音色。

5:A5-C6,头声极限位置的哼鸣,弱咬字、非咬字,美声花腔音色。

每一个音区都有各自最好的护嗓性音色,以张杰为例,近几年张杰很少扯嗓子演唱了,基本上真声都集中在D5以下,超过D5的清一色弱混和头声。

不同的音色技巧,对于声韧带的闭合拉力是不同的,越高音,单位肌肉拉力越大的情况下,应该将声韧带变窄,通过减少肌肉受力面,整体减少拉力总和。这样音色趋于头声泛音,有利于维持声韧带的机能持续性和锻炼音色肌肉习惯,不会造成强混唱G5导致过载撕裂声韧带的情况。

杨培安就属于一个用咽音和强混组合的状态,去越位演唱G5、A5乃至于C6,这显然是超出了人声声韧带极限的,但杨培安的能力十分强大,依旧唱高音唱了十年,在2018年最后一次演出中依旧具有F5咽音高音,之后就直接丧失五组质量音域,即使是咽音也开始难以维持,彻底倒嗓。

声乐是一个对抗发声系统生理反射、非常复杂而且损伤不可逆的艺术,科学的发声知识和系统教育认知非常重要,以下简单从音色、音域、腔体三方面切入,对杨培安作补充说明。

1:音色:咽音底色,尖锐,缺乏低音泛音。

杨培安的音色,说实话如果你不知道《我相信》是杨培安唱的,我突然告诉你《我相信》实际上孙楠唱的,你会不会愣三秒,去思考是不是真的是孙楠唱的?因为杨培安的底色是咽音,恰恰孙楠的音色底色也是咽音。

咽音,这本质上并不是一种声乐上值得提倡的音色,他是护嗓性技巧,放松声韧带增加咽喉部肌肉的训练音色,本质上是用咽喉声门裂与声韧带完成一对于双簧管的模拟,这种模拟是基于人体构造的,所以他的音色是一致的,不同的人会发出同样的音色。这就是为什么说,孙楠和杨培安的音色,是在高音部分是泛音区重合的。

音色分为两大类:声带底色和音色技巧。

在声带底色上,孙楠和杨培安诧异很大,主要集中在三组音,在三组音时是无法演唱咽音,所以孙楠演唱歌曲的前半段都是正常音色,而杨培安呢,他本身的声带底色就比较差,没有孙楠那样的辨识度,才是歌手又需要有辨识度。

杨培安的做法是提高音区,高八度演唱,让自己的咽音区早一点到来,比如说《我相信》这首歌,就是一个典型的高八度演唱例子的,原调是D调,但是整个作曲的旋律是基于C4,就是小字一组的,这和平常男歌手的基于C3的作曲完全不同,直接提升一个八度。《我相信》这首歌最高音是咬字是C5,哼鸣是D5。

这样音区提高一个八度后,杨培安的辨识度音色就出来了,这是基于他自身声带底色较差完成一个商业转变,名声的确打出来了,但是问题并未完全。

音色修饰,这是一个歌手必须需要不断学习,不断根据市场调整的版块。当市场是集中于声带边缘化音色审美时,你就需要会声带边缘化,当市场基于强混金属芯审美时,你就应该需要学习强混金属芯。但偏偏,杨培安的音色就是一斧头——咽音底色。

咽音这个东西,上世纪97年之后被孙楠唱火时,到如今已经整整25年,这25年间咽音这个音色,已经被老百姓听了无数次。从孙楠演唱效果急速下滑后,老百姓就发现了咽音过于同质化,缺乏深度和市场音色猎奇的本质。

杨培安以恰恰是这个原因,我们去翻一翻早期的杨培安和如今的杨培安,几乎没有区别,都是一样的音色,一位的表演方式,一样的音乐类型。十五年过去,华语音乐市场早已经不是单纯飙高音可以通知的,他需要更多的内容和深度。

这也是为什么孙楠、杨培安、刀郎等人明明有一段时间很火,但最终大众审美都会回到被王菲、那英、林俊杰等人身上。因为这些人的音色技巧,修饰的具有艺术性,他们不断在进步,不断在调整市场,确保自己的唯一性。

咽音这个东西,上个世纪就不新鲜了,从张雨生89年演唱《我的未来不是梦》出现时就达到了市场猎奇,如今已经大众审美疲劳了。张雨生、孙楠、小沈阳、杨培安这四个人的底色都是咽音。相比于那英的蝶窦共鸣,和王菲的纤细头腔,和林俊杰的完美声压强混金属芯的唯一性对比,自然在商业竞争力上,僧多肉少,惊艳性减少。

同时,由于咽音的乐器化,咽喉声门裂不具备封闭的低音共鸣,因为咽喉下面是胸腔。所以咽音对于情感的把控缺乏了最终的低音部,这也导致了曲风上非常阳刚,但是大线条,缺乏细腻和情感,这就很难唱情歌了,很难把音乐艺术化,因为音色的表达有缺陷。

而杨培安又不具备其他的音色技巧,比如面罩共鸣、比如胸声共鸣、比如声带边缘化、比如弱混空灵感、比如平衡混。

音色同质化,音色技巧少,自然就慢慢退出舞台了。

2:音域;

杨培安Live音域:C3-C6;

杨培安质量音域:G3-G5;

音域,这是杨培安核心的竞争力,在TW综艺节目上,杨培安曾经演唱过A1的低炮音气泡音,但是这是不具备声乐性听觉波动的噱头式音高,一组音高,不属于人声演唱的范围,就好像C8-C9不属于高音演唱一样。

杨培安的低音从C3开始,一个正常的男歌手水准,但是因为杨培安缺乏低音声压的支撑能力,也就是上述所说的胸声共鸣,这导致了在低音演唱上杨培安不论是CD效果,还是现场Live能力都比较一般,进一步加重了杨培安越发走向飙高音。

对于声乐而言,高音的难度相比于低音还是要略微低一点的,尤其是对于机能天赋越强大的人而言,他的低音越难唱,这就好比,当你拥有三个八度音域时,G3相当于我要你一直维持在绝对音高的36分之5,你会非常痛苦,经常不准,演唱困难一样。

综上,杨培安属于巅峰T1后进入倒嗓的水准。

铁肺王子,表情管理大师,他的歌一般人唱不出来,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