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应该如何参与公益?

2023-01-21 5:35 百科知识 fufang419

首先,要明确你自己参与公益的目的是什么?服务社会,能力提升,人脉拓展,还是其它;不同年龄,不同的参与时间,以及专业度参与的形式都会很大不同。通常如果相关的经验且是短期的服务,通常公益组织不会接纳,因为管理与服务成本太高。如果参与的是普通类的短期服务,可以通过社区、学校和网络搜素关键字进行。如果专业的志愿服务,就可以有针对性的去主动联系公益组织。通常每个机构都需要志愿者,特别是专业志愿者。

其次,你参与的方式是什么,提供直接的支持,还是间接服务。比如参与支教项目,做一个乡村支教老师是直接的参与,但为公益组织传播招募支教的文章,提供传播服务就是间接支持。

再者,你需要把自己的兴趣、能力和职业发展与你的志愿服务相关联,这样你可以选择一个垂直细分领域进行公益的参与。

最后,如果你的要求比较好,有个性化的需求,可以联系我们,提供专业的咨询和顾问服务。

网友们好!悟空问答里面有一题:

普通人怎么参与公益公益事业?

感谢提问者!我是新哥,我很荣幸回答这个问题。

公益是社会职能的补充,普通人如何参与公益呢?

首先、要有足够的时间,也要有足够的爱心,还要有这个一定的经济实力,否则,都吃不上饭怎么去参加公益呢?

第二、选择好的公益项目。社会公益有这个慈善总会,还有扶贫等等很多种。

第三、直接联系公益组织并参加。如汶川地震了,好多年以前有洪水,以前唐山地震,有许多人他们自己亲自送一些物资到一线,体现出他们的爱心,对公益事业的大力支持。

第四、公益事业零巷社区里面二舅谢谢啊公益事业。今年这个冠状病毒疫情期间,有一些人来参加了这个互助义工等等。

我也参加过一些公益事业,与徐州一些协会到这个戒毒、部队兵营、或者的学校进行慰问讲学等等一些社会公益活动,有许多的感触和收获。

以上是我的看法,有不足之处,请网友们补充指正,在评论区留言。欢迎加关注、点赞、收藏、转发!

网友们再见!

如果说普通人,卡车司机算不算普通人?你看他们做起公益来,绝对都是毫不含糊的。这里,给大家讲4个人的故事吧。

中国有3000万卡车司机,他们承载着近亿人口的生计、全社会76%的货运量。他们是一个需要社会关怀的群体,同时也是一股具有家国情怀、释放人性光芒的公益力量。这是两年前这一项目启动时的初衷。两年中,“传化·安心驿站”以公益互助为核心,在全国建立驿站271个,卡友们通过安心驿站APP平台求助,得到超过12500多次的帮助。

卡友,他们是一群怎么样的脸孔?接下来文章所述,便是他们中的普通人,他们的公益之路。

宋玉兰:驿站里的女英雄

行在路上,开着十三米长挂车的宋玉兰,是一道迷人的风景。旁道路过的司机们,一瞧是女司机握着重卡的方向盘,常常要禁不住竖起大拇指,有好事儿的甚至要当做“奇闻趣事”拍个视频,若是有机会攀谈几句,非得问问这A证驾驶本的来历。宋玉兰,1979年生人,是山东潍坊地区极少有的A本女司机。卡车司机的苦,在她的身上,以一种叠加的方式呈现。

这些年,宋玉兰单枪匹马跑新疆线,去的时候拉绿通,回来时拉普货,一趟就是十三四天。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常常不得不拿出理智,教孩子们战胜情感上对母亲的眷恋,她说,“当我摸起方向盘的时候,我能养了你们,但我就陪不了你们长大。”每次装好货临走前,她总要去父母那里告个别,而上了年岁的父母总是一直站在门口,目送着她的车看不见了才作罢。

每次出门,宋玉兰总是要买上二十多块钱的山东硬煎饼,捎上咸菜,再带上些大葱,这就是她一路上的餐食。拉绿通、时间紧,常常60多个小时日夜奋战在路上,灰头土脸是常态,饿的时候就是煎饼卷大葱,困的时候就可劲儿喝红牛、喝咖啡,胃都给喝坏了。

“全国卡车司机都是这种状况,只是出于我是一个女人,生活在这个环境里。”对宋玉兰的采访中,看得出她是一个极其乐观的人,但是,即便如此,也有难捱的孤独、苦闷。她说,有时候,煎饼是和着眼泪吃下去的。夜深人静,一个人行驶在路上,特别想念孩子、想念父母,觉得活得像个野人。

可是,这些习以为常的餐风露宿和夜深人静的孤独情绪,比起那些真正的难事,就什么也算不上了。

在服务区被偷油,是卡车司机们普遍都遇到过的事情。在宋玉兰这里,即便发现了偷油贼,也不敢下车去制止,只能猫在驾驶室心疼。有一次,她愣是被偷了四千多块的油。

不论是柏油路被烤得滚烫的酷暑,还是寒气袭人的冰天雪地,车要是坏了,来不及想,她早习惯了一头滚到车下。当宋玉兰骄傲地说出“小毛病都会修”时,笔者下意识地想了一想,这些年,不知道她经历了多少路上的举足无措,才有了今天这些令她荣光的修车经验。

在外跑车的日子里,宋玉兰必是一天给家里一个电话,接不到电话,一家人便是一刻也坐立不安了。而外面经历的那些难事,她只字不敢与家人提及。在她的驾驶生涯中,经历过缅甸战争,遇到过抢劫,被困过海拔4000多米的青海雪山,独闯过新疆沙漠……

从缅甸拉香蕉,路遇当地枪战。“就怕炸弹落在自己车上,跑都来不及”。而比枪炮声更恐惧的是,万一有个闪失,家里的父母和一双儿女该如何活下去。向死而生,平日里爱唱歌的宋玉兰开始唱歌给自己壮胆。枪战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封路持续了四个多小时,宋玉兰蹲在车下,一直唱到封路结束。去云南勐腊装香蕉,当地山大、弯儿急,有时一个大陡坡就是30多公里,需要低挡行驶,但又千万不能停车,往往路霸和抢劫贼就埋伏在这些难行的区域。

今年7月,宋玉兰跑到新疆哈密地区的雅满苏镇送轮胎,此番经历,让人闻之胆寒。雅满苏是戈壁荒滩,一年当中有183天是8级以上的大风,1984年才建镇,基础设施更是无从谈起。宋玉兰就是开着13米大卡,只身一人进到了这里。下高速后一路沙漠,没有路标、没有信号,完全靠着边走边问,120公里的路程她走了一天半。卸完货,宋玉兰已经一天半没有进食,可哪里顾得上饥饿,白天导航失效,还可以靠问路前行,晚上的雅满苏则就是“无人区”,恐惧随着夜深紧逼,人困顿路更难行,一旦走错连调头的可能都没有,“我害怕了,真是害怕了”。她急急地往外走,车还是被困住,想尽一切办法走出去,不得其法。后来,她爬上车顶搜寻信号,先是站着,后来累到干脆躺着,脑中闪过种种不敢想的情形,而又难以克制地往下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微弱的信号拨通了110,她急急报上地址,可还没等讲完情况又没了信号,死寂又一次降临。又过了三个多小时,宋玉兰已经无力地蜷缩着身子猫进了驾驶室,这时隐约感到远处飘过来一束若影若现的灯光。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女人承受了什么,这之后,又是三个多小时,民警才终于找到了她。见到民警的一刻,她耐不住嚎啕大哭,而得知她是独自一个女人闯进沙漠之后,当地民警们无不动容。

“任何职业都有风光的一面,也有沧桑的一面。我有我的风光,在孩子眼里,开着大货车走南闯北的他妈是一位英雄。我爱唱歌,也爱跳舞,拉货回来还赶着去跳广场舞……我也有我的这些沧桑。”宋玉兰身上有一种朴素的豁达。她说,任何一行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遇到难甭着急,总能解决。她说,经历也是经验,也是对自身的积累,这次遇到的事情,下次就变成了经验。

在传化安心驿站,宋玉兰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两天没有在群里吭声,就会有很多站友打来电话询问,“快上群里说句话去,别让一家人都惦记着你”。站友们也常打趣,“什么苦啊累啊,咱大老爷们有啥可抱怨的,你看咱宋姐还在夜战呢”。

侯俊峰:驿站是卡友的后盾

2017年冬天,作为秘书长执掌了希望工程品牌12年,业界知名的公益人士,现任传化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涂猛万万不会想到,当他千里跋涉找到侯俊峰,带着针对卡车司机的公益项目“传化·安心驿站”的策划书,以极大的诚意想要约见一面时,他被当成“骗子”来接待。

侯俊峰,黑龙江绥化人,线上卡车司机互助组织“东北虎”的负责人。若是勾画他的脸谱,要有这么几个印象:带着浓烈的东北口音,但并不善谈;副连长职位上转业,多家公家单位供过职,至今满身的军人情结;2008年才入行,却在卡友中极具号召力。

侯俊峰也万万没有想到,有一个公益项目会降落到他们卡车司机的群体。见面后,他第一时间就上网搜索了大量信息,涂猛是谁,传化集团是干什么的,徐冠巨是何许人也……搜了个底朝天,他才勉强让自己接受事实。

在涂猛团队联系到他时,虎群已经存在了两年之久,作为卡车司机的联盟,以互助为动力聚集在线上,已经拥有八千多卡友兄弟。侯俊峰的警惕,有一部分原因是,此前有不少机构企图做卡车司机的生意,以提供服务为名笼络他们。侯俊峰把之前所有的受骗经验都拿了出来,用在安心驿站上检验一遍。这之后,才在虎群的管理群做了谨慎的动员:“咱先加入吧,行,咱就跟着他们走,不行,咱就撤出来,反正咱们也不搭什么东西。”

时至今日,虎群和安心驿站形成了一种良性互动。虎群从当初的聚集8000多位卡友,发展到今天聚集26000多位卡友,近60多个群。目前,虎群1500位公益榜样成为了安心驿站的好站友,享受驿站提供的每年十万元的保险;37位公益骨干成为驿站站长,享受每年百万的保险及两万元激励金;侯俊峰作为大驿站长,享受百万保险和每年五万元的激励金。

这一数字背后,是一种公益力量的激发、释放和孵化。

“安心驿站的出现,让我们觉得有了后盾。”侯俊峰告诉笔者,现在他们每天都有救援,响应率都在百分之百。以前救援如果在一两百公里之外,费用就是大问题,常常有心无力,现在安心驿站提供的激励金,站长们大多拿出来当做了公共基金,经费解决了,救援没有了后顾之忧。今年九月,他们虎群25组一位站友在南昌发生事故,第一时间得到了驿站提供的保险赔付。按照传化安心驿站APP平台的价值引导,卡友要成为好站友是以其关注、参与卡友公益行动的深浅程度为规则,如今,争相做好事、做公益成为虎群的社区氛围。

就在笔者见到侯俊峰之际,见识了他们组织完善的救援指挥。11月17日晚上八点,正在就餐的侯俊峰接到了求助信息,一位卡友从内蒙古拉煤到辽宁大石桥,途径河北隆德,后轮轴承出现故障。候俊峰一方面联系了传化安心驿站隆德站,另一方面把信息发在了他所在的驿站和虎群。两条途径都联系上了修理工,在对比距离、费用等情况后,两个小时内距离修理工30公里多以外的卡友得到了救援。

除了路上救援、困境救助,为卡友讨回运费,更是常事。

侯俊峰说,接到卡友欠薪求助,他们会第一时间先去核实信息。如果确认无误,先由求助卡友所在群组织为其讨要欠薪,首先是这些谈判经验丰富的群主先行调解,若不成就会发动群里卡友的力量,一起给欠薪的雇主打电话讨薪,态度恶劣的雇主将其标记诈骗电话。“一般一个群里有三四百位卡友,碰到态度特别顽固的,我们目前最多启动过七个群,两千多人一起为一个兄弟讨薪。”这些讨薪行为都是无偿的,更像一种友情的声援。

在笔者联系侯俊峰前,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这种靠口口相传加入的卡友组织,何以会短短时间内发展为如此大的规模。采访中,侯俊峰提到的两种情绪,可以看做是一种解答。一个是,每个卡车司机几乎都在外面挨过欺负,都有过车坏在路上的无奈,起先是出于一种换位思考去帮助同伴,而帮助完别人后,那种满足感越积越多,有这种共同志愿的人,加入的也越来越多。另一个,社会上对卡车司机存在一些偏差的认识,他们也想让瞧不起卡车司机的人改变一些看法,“让他们知道,我们也有爱心,也有正能量,也在为社会做贡献,不是他们认识的那样的群体、那样的人。”

侯俊峰说,如果没有像涂猛这样的一群人带领,他们只是互助自助,做得再好也只是卡友范围知道,不会改变社会对这一群体的认识,政府部门、社会团体还是很难会关注到他们、去了解他们。

“跟着安心驿站走,我们卡车司机的社会地位会有大的提升,这个目标不难实现”。侯俊峰说,在得知徐冠巨作为人大代表,今年两会的议案是呼吁政府、社会各界关注卡车司机群体,他很感动。“感觉终于有人为我们说话了,以前网络上都叫我们马路杀手,形容我们大老粗、没素质。现在,很多社会上的人开始关心我们,短短一年,我们已经看到了效果,媒体多次报道了我们大车行业,我们好站友群里都转,都很兴奋。”

李文刚:被激活的公益之心

山东寿光,因作为全国极大的蔬菜集散中心而远近闻名。全国各地的蔬菜批发商都在寿光设有驻点,南菜北调,北菜南调,都在这里完成。也因此,在寿光,乃至寿光所在的潍坊地区,货车司机的从业者众多。47岁的李文刚,是安心驿站寿光站的站长,有着20多年的从业经验,一直行走在从寿光到武汉的线路上。

今年8月18日开始,连续两天的强暴雨,让寿光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水灾,震动全国。李文刚家就位于灾情最严重的寿光县上口镇。20日,当他心急如焚地卸完货赶到村子时,从村口蹚水往家里走,脚下根本没有路,水没到了大腿根儿。即便他家处在地势稍高的地带,可屋里也已经进了三四十公分的水,家具、家电、被褥全给淹坏了。

21日,直升飞机载着全国各地的救援物资,陆续赶到寿光附近。然而,一方面是大批物资进不了村子,需要当地组织力量,实施物资分流,送进受灾村子;另一方面,光李文刚所在的村子就4000多口人,几个村干部安排发放物资,根本忙不过来。

情急之下,李文刚想起了平日里卡友圈中互助济困的驿站兄弟,就在安心驿站发起了求援号召,很快就得到七八个好站友的响应。他们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自发组织起来,帮忙分发物资、疏通道路、维持秩序。不久后,李文刚接到了安心驿站潍坊大站打来的增援电话,了解情况后,潍坊大站15个驿站中,14个驿站长出资,1个驿站长出车,30位站友带着最急需的矿泉水赶赴了灾区。

在得知壹基金、红十字会、蒲公英等公益组织有大量的物资聚集在集散点,急需分流才能送到受灾群众手中时,通过安心驿站总部与寿光公益救助中心取得了联系,李文刚作为代表参与了救灾协调会议。作为一支重要的公益力量,安心驿站的卡车司机团队承担起了整个寿光区域的物资分流任务。

“每天需要多少车,第一时间联系我,我再协调车。12天总共运了32车,最多一天运了17车。”李文刚说,车辆调度中,不少站友是刚刚卸完货赶过来的,一听是运送灾区物资,连家也没有回。这些站友都是无偿运送物资,而像他们这些大车,在家里停一天的成本最少也得三百块。8月,还是汗流浃背的天气,但知道灾区当时缺水,这些站友口渴了也不愿跟村民要水,愣是忍着。

寿光救灾中,以李文刚为代表的安心驿站诸位站长和站友,表现出了组织有效、训练有序的公益素质,在公益圈中赢得了点赞。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得益于他们平日里长年累月的互动实践。

多年来,卡车司机们常常面临车坏在半路,求助无门的困境,有时路上好不容易找来了修理工,却难逃“被宰”的状况,钱没少花,却没有彻底修好,回家还得重修。有商业组织嗅到其中的价值,建立平台让卡友们以地区相同等特点聚集在一起,没想到的是,这意外开启了卡友们基于同理心的互帮互助。

在他们互帮互助的过程中,安心驿站出现了。

李文刚看来,安心驿站把他们卡车司机引上了公益的道路。之前路上遇到有卡友车坏了,一看是当地车,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会去问一问,觉得那是好人好事,积德行善。现在,不管是哪里的车,只要贴着安心驿站的车贴,就觉得是一家人,都会想尽办法去帮助,创造条件去帮助。

“潍坊的货运市场很复杂,绿通很多,百货很多,都是陌生人,但是,现在一看车贴是安心驿站,就变得很熟。以前,担心互相抢生意,根本不会分享货源,现在不一样了,大家没有私心了,愿意资源共享了。”李文刚告诉笔者,以前,从广州拉荔枝,需要提前住在那里等着荔枝熟,现在只要给驿站站友打个电话,一问究竟即可。“你想问全国各地市场的事情,一个电话就能解决。”

提及这次寿光的救援,李文刚感慨良多,这是他们驿站第一次参与卡友圈外的事情。“加入安心驿站以后,才知道了什么是公益,这次参与了寿光水灾,才第一次接触到了公益组织。”

“以前做好事,缺乏组织,也没做有公益的概念、目标和信念。现在安心驿站把我们领上了正途,引导我们怎么去帮助别人,怎么更有效地帮助别人,怎么让求助人最快得到帮助。以前也没有资源,现在平台把资源聚集了起来,各地有驿站、站友,加速了帮助的速度、效率,让救助也走入正轨。”李文刚说,他们的公益心一直有,只是过去好像被关在笼子里,现在安心驿站打开了笼子,激活了大家的公益之心。

在笔者看来,李文刚口中被激发的公益之心,更是被善待、关注之后的附加效应。

在此前,从来没有社会公益组织会关注到卡车司机群体,外界对他们的认识还停留在“喇叭一响黄金万两”的印象。然而,这些年,运费压低、油费居高不下等因素导致行业利润严重摊薄。为了节约成本,很多卡友是带着卡嫂跑,甚至有的把孩子也带在车上。李文刚坚决反对卡嫂上车,“卡车司机是危险行业,眼睛一闭一睁的功夫,天上人间。一旦出了事,如果卡嫂跟车,两人都完了,孩子怎么办,家就彻底完了。”

他们也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刁难,没日没夜地跑,有时遇着特殊情况没有按时达到,运费就要被扣;有时遇着耍赖的户主,欠着运费不给;有时遇上下雨,打湿了箱子,也要被扣钱……

李文刚告诉笔者,去年,安心驿站发布了我国第一份《卡车司机生存状况调查报告》,呼吁关注卡车司机群体……这让他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以前我们像无头苍蝇,也没人关注我们,遇到问题也没有渠道反映。现在安心驿站接触我们、了解我们、理解我们,不是外人看到那样,实际上这个行业有很多心酸、很多沧桑。”

他们被温暖了,他们也在以极大的热情去温暖别人。

刘世海:卡友中的“意见领袖”

虽然卡车司机是一个传统行业,但是,因为1980年左右成长起来的这批卡车司机的加入,产生了许多新变化。其中,一个显著的特点是,他们有着浓烈的社会参与意识。刘世海就是其中的代表,他有着15年的货车司机经历,这在行业内不算长,但是,他是传化安心驿站潍坊站的大驿站长,指挥着旗下15个小驿站,900多名好站友,是卡友中的“意见领袖”。

刘世海是最早一批卡友网络社群的发起者、活跃者。当时,他在自己朋友圈卡友中组建QQ群、微信群,在群里卡友们分享一些高价救援、高价配件甚至是被骗的经历,成为一个吐槽委屈并获得心理慰藉的地方,并发展起了互帮互助的雏形。

在全国范围内,这样的卡友群不在少数。而刘世海与别人不同的是,潍坊地区货源多、车辆多、事故多、求助多,卡友群迅速壮大;同时,随着群的不断壮大,他开始大胆任命麾下群主。由此,潍坊成为这些卡友网络社群中互助做得最好的区域。

去年,在从其他地区卡友那里得到消息,传化有一个针对卡车司机的公益项目,他主动联系了涂猛团队。不久后,涂猛专门飞到潍坊与他见面。起初,刘世海只是觉得涂猛是一个真诚、真心对待他们的公益人士,而意外从山东一位公益人士口中得知涂猛的背景时,他被感动了,甚至是有些震惊,“我们山东社会创新服务中心的一位领导就跟我说,你知道涂秘原来是干什么的吗?他在青基会当了十几年的秘书长,你知道这个级别在公益圈影响多大吗?作为一个公益界的领袖能专程来找你,你是无知者无畏。”

与涂猛初次接触时,彼时的刘世海还不知道公益为何物,“我们做互助,但我不知道什么叫公益,涂秘告诉我互助就是公益。”时隔一年之后,今天的刘世海谈及公益已经可以侃侃而谈,他说,涂猛和安心驿站团队是他们公益路上的领路人,“我们就是公益菜鸟,是他们的引领、开导和影响,让我们步入了公益领域,现在我们不仅是互助,还要去延伸公益的价值链条。”对于如何延伸链条,刘世海也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培养我们自己的能力,让我们自己来发展自己,延续自己的影响。”

作为大驿站长,刘世海把自己的工作分解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选好驿站长,“我不可能参与到每一个互助行为当中,没有精力,也没有条件,我只负责用好战场,选择正确的站长”。另一方面是,统一好思想,“培训站长的协调能力、处事能力、大局观,一个事情该怎么做,给他们案例分析,我把站长培训好了,他能把兵带好,整体就能统一好思想。”

如今,安心驿站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271个驿站,其中6个大驿站,潍坊是大驿站之一。为了优化这些驿站的运转,设立了七个咨询小组,专门研究驿站的运行、管理规则。作为驿站建设的骨干力量,刘世海成为七个咨询小组中互助小组的负责人,负责专门对互助规则进行研究。

眼下,他正在试行“专线”管理的模式。目前,安心驿站在各地建站主要是遵循属地原则,以县为单位,把县域内有互助精神的卡友们动员组织起来;同时,实行属地管理,卡友在某县发出求助,该县驿站要义不容辞马上救援。但棘手的问题是,有些地区本地卡车司机少,不具备建立驿站的条件,但该地区却是长途运输的大动脉,车辆多、故障多、互助需求大,比如新疆地区,很多卡友在这里遇到困难,却得不到救援。解决这一问题,刘世海提出以新疆为试点,将常跑新疆几条固定线路的众多卡友组建驿站,日常发布包括这条线路上的路况信息、货源信息、汽配信息等,一旦站友在这条线上遇到困难,也首先在这个专线群进行求助。由于专线群的站友对该条线路非常熟悉、资源也丰富,彼此也更为熟络,进而实现了快速的救援,这对安心驿站APP救援形成了一种有效的补充,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驿站建设的盲区问题,成为驿站组建的一个新原则。

在卡车司机群体里,刘世海是较早思索行业困境、发展前景等宏观问题的一批人。他看来,眼下所从事的事情,不光是改变卡车司机行业的尝试,也是自己的一种转型尝试。他希望用自己的经验培养一批卡车司机中的骨干力量,与传化慈善基金会这样的公益组织,与关注卡车司机群体的其他社会力量一道,为改变卡车司机的生存状况而奔走呼吁。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探索一条个体的转型路径,卡车司机是否也可以成为全职公益人、公益领袖,或者是转型成为为卡车司机提供服务的服务人员,推动卡车司机整体水平越来越好。

“安心驿站给了我们很大的发展空间,大概来讲,就是不光你在你们卡车司机这里自己玩,还是让你玩出去。”安心驿站的愿景之一,是放飞一批公益天使,刘世海的理解很江湖,但很生动。

关于 传化·安心驿站

中国有3000万卡车司机。他们承载着近亿人口的生计、全社会76%的货运量,是一群具有家国情怀、人性光芒的群体。他们需要社会的关怀。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卡车司机群体的需求,传化慈善基金会发起“传化·安心驿站”公益项目。在中国6000多家基金会实施的公益项目中,这是第一个专门服务于卡车司机的公益项目。

“传化·安心驿站”以“助卡车司机车安、家安、心安”为使命,从以下方面为卡车司机提供公益服务:一)动员卡车司机组建社群——安心驿站,设驿站长和好战友;二)开发专属卡车司机的APP,搭建以互助为主要功能的线上平台;三)每年投入数千万元,面向加入安心驿站的卡车司机,对优秀者进行奖励,对遭遇特别困难者实施资助,普遍提供意外伤害等系列保险;在遭遇特大自然灾害地区进行志愿救灾行动等,用系列公益元素激活安心驿站社群;四)研究、出版《中国卡车司机年度报告》,反映卡车司机的状况和诉求,提供政策建议;五)配置社工、律师、记者等资源,为安心驿站成员的成长提供志愿支持。

传化·安心驿站”已组建安心驿站253个,258名优秀卡车司机成为驿站长,10000余名卡车司机成为好站友。以公益互助为核心,卡车司机们在安心驿站APP平台上互动活跃,超过30000次求助均得到其他卡车司机的帮助。有关政府部门、卡车司机、媒体及公益组织对“传化·安心驿站”项目独特的公益视角、“互联网+社区”的运营、良好的初试成效以及未来发展给予了积极评价和高度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