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完《欧也妮·葛朗台》文章,你想对老葛朗台说些什么呢?

2023-01-22 3:25 百科知识 fufang419

《欧也妮.葛朗台》是法国作家巴尔扎克写的一部小说,讽刺了资产阶级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冷漠。

读完《欧也妮.葛朗台》这篇文章,我想对葛朗台说:“亲爱的守财奴大人,该醒醒了!你守着这些死气沉沉的财宝有什么用?为了身外之物,你丧失了亲情,丧失了爱情,最后丧失了人情。也可以说你丧失了人性。你已经变得贪婪、狡诈,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吝啬鬼。”

我还想对葛朗台说:“为了金钱,你毁了你的女儿欧也妮的一生。她淳朴善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她渴望爱情,向往美好的幸福生活。却因为你的冷酷无情毁了她所有的梦想。你是个活脱脱的守财奴,视财如命,为了金钱,不惜毁了欧也妮的幸福,断送她的前程。你不配为人父母 ,你的身上沾满了铜臭。你就守着你的财宝一起去死吧!”

最后我想对欧也妮说:“美丽的姑娘,你醒醒吧,有这样一位吝啬鬼做父亲,你所有的梦想都是空的,如果你还想着等你的父亲悔悟,那简直是痴心妄想。那么一位嗜钱如命的守财奴,他能会为了你,献出他视如生命的钱财吗?别再痴人说梦了!反省一下 ,要想有美好的生活,你必须去奋斗,去抗争,收起你的忍让与怯懦,勇敢的去争取你的幸福!”

读完《欧也妮?葛朗台》不得不佩服法国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巴尔扎克,他以犀利的笔法刻画出一个狡猾精明、自私自利、认钱不认人的守财奴的形象。

我是沙滩阳光飞,现在我来回答这个问题。

西汉思想家司马迁所著的《史记》中写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表明芸芸众生都为各自利益而奔波。所以,我要说:挣钱没有错,守财没有错,但是成为金钱的奴隶就是大错特错!

金钱对于生活在滚滚红尘中的人们来说,是必不可缺的,自然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但是,固步自封、不使其起到流通的作用,无疑是使珍珠蒙尘,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01:挣钱没有错,钱能解决我们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金钱流通的速度决定于经济发达的程度,拥有财富的多少能够体现个人的存在价值。

老葛朗台不择手段的聚财,贪婪成性,贪心不足蛇吞象。成为地方首富的吝啬鬼一方面拼命赚钱,逼迫女儿放弃继承权,一方面又拼命省钱,雇一个保姆干三个人的活,并且不用付费;克扣女儿和妻子的零用钱,不买吃食及生活必须品。

老葛朗台看金子的眼光比金子还亮,临死前让女儿把黄金摆在桌子上,“这样好让我心里暖和 ”,“把一切照顾好,到那边来向我交账” 对金钱的执着到了疯狂的地步。老家伙把一生的爱奉献给金钱,把冷漠无情留给家人。

挣钱没有错,钱不是万能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没有金钱就不能换回自己所需要的物品,但是,无论何时,人永远是金钱的支配者。

02:守财没有错,成为金钱的奴隶就是大错特错。

钱财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但是,老葛朗台贪婪和吝啬的本性,使他成为金钱的奴隶:人死是小事,失去财富才是大事。金钱使他异化成鬼,成了“鬼”也不放弃对金钱的占有。

守财如葛朗台,人生观和价值关观是无从谈起的。鉴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劳动人民的勤俭节约成为一种美德,他们辛苦劳作,聚少成多,积攒自己的财富,以备不时之需。苛刻自己,把钱财补贴孩子,看着自己的孩子好好的,他们就高兴。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远忧,但是,他们还是不断地为孩子操心,孩子永远是他们的牵挂!

更有大爱无疆的人,把自己多年积攒的金钱捐给希望工程,帮助失学儿童。尤其可敬的是我们山东的一位清洁工,把自己的钱都捐给疫情重灾区武汉。他们的高风亮节不是葛朗台这个守财奴能够理解的。他们能够守住财富,必要时更能很好地支配财富!

葛朗台作为没有人性只有“钱性”的代表,如果人人都向他一样,做金钱的奴隶,使货币没有流通的空间,使金子没有发光的空间,无疑是阻碍了经济的发展,阻碍了历史前进的脚步!

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巴尔扎克在他的名著《欧也妮·葛朗台》中也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葛朗台。高中语文教材选文时只选其《家庭的苦难》一章中的一部分,并且给选文定名为《守财奴》,“守财奴”,即看守财产的奴隶,人本应是财产的主人,是财富的支配者,可是葛朗台却成了守财奴,“看到金子,占有金子,便是葛朗台的执着狂”,金钱已经使他异化。他为了财产竟逼走侄儿,折磨死妻子,剥夺独生女对母亲遗产的继承权,不许女儿恋爱,断送她一生的幸福。作者通过葛朗台一生的描写,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贪婪和吝啬是相辅相成的,吝啬鬼们聚敛财富时都是贪婪,在使用财富时都是吝啬。象其他吝啬鬼一样,葛朗台既贪婪成癖,又吝啬成鬼。

但巴尔扎克毕竟是大手笔,他笔下的葛朗台作为吝啬鬼的典型性是“执着狂”,尤其是一个“狂”字,高度概括了葛朗台的个性特征。中学生欣赏这个人物形象时,只有抓住“狂”字这把钥匙,才能深刻领会其典型性。过了七十六岁的葛朗台老头在看到女儿把玩自己的定情之物金梳妆匣时,竟“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一个“纵”和一个“扑”字将老葛朗台贪婪到发狂的形象活化到纸上。当独生女声明匣子是情人寄存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扑过去想抢回时,老头竟“使劲一推,欧也妮便倒在母亲床上。”梳妆匣上镶嵌的金子异化了父女之情,使吝啬鬼发狂。但抢夺女儿的情物梳妆匣把太太气得晕死过去的现实使葛朗台从癫狂的漩涡中跳出,变得异常清醒,“孩子,咱们别为一个匣子生气啦,拿去吧”,老箍桶匠马上把匣子扔到床上,并且到自己的密室拿一把金路易来也摔在床上,声称是送给欧也妮的。葛朗台的“大方”,搞得太太和女儿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其中的隐秘只有吝啬鬼自己清楚。为一只梳妆匣气死了太太,女儿按律将继承家庭财产的一半,那等于要了葛朗台的命,狡诈的葛朗台知道以小失大划不来,便百般讨好自己的女儿,甚至常在她面前哆嗦,装模作样,以亲情为诱饵,骗女儿放弃对亡母财产的继承权,并且常利用女儿对情人的特有感情占便宜。这些都表现了吝啬鬼个性的另一个侧面——“狡诈”。但葛朗台毕竟是拜金狂。当他到弥留之际,生命力退守在眼睛里时,他能够睁开眼时,竟几小时地用眼睛盯着金子,脸上的表情仿佛进了极乐世界。当神甫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为他做临终法事时,他竟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金十字架抓到手里,这最后的努力送了他的命。他临终对女儿的遗言是“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帐。”一生疯狂地追求金钱,占有金钱,最后被金钱所累时仍竭力呼唤着金钱而走向坟墓,金钱已经使他异化成鬼,一个疯狂狡诈的吝啬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