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宣宗朱瞻基是怎么躲过二叔朱高煦的埋伏顺利继位的呢?

2022-11-24 5:25 百科知识 fufang419

朱高煦的阴谋

公元1925年5月29日,刚刚当了10个月皇帝的朱高炽不小心崩了,消息传开后,这个老实人的死亡让很多人非常悲伤,除了他的亲弟弟汉王朱高煦。朱高煦同志是个很有理想的中年大叔,丫从青年时代就一直想当皇帝。

可惜这孙子行伍出身,虽然和勋贵关系亲密,但一直和文人不对付。搞夺嫡这种娱乐活动大家都懂的,不止要皮厚心黑无下限,还得心眼儿够用。得罪了文人的汉王在夺嫡过程中一直表现的很智障,所以喜闻乐见的夺嫡失败,还被扔到了山东就藩。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无常,大哥朱高炽刚上去10个月就挂了,本来大哥挂了也轮不到他当皇帝,可偏偏这时候太子朱瞻基没在北京,被派到南京去出差。于是朱高煦先生的心里有了个计划。

已知条件为太子在南京,老子在山东,首都在北京,可得第一步推论为山东离北京近,南京离北京远,所以太子不可能比我早知道皇帝驾崩的消息;进而可以得到第二步推论太子必然需要赶回北京继位,而他想回北京必然得经过山东;最终他得到了结论,老子只需要在山东蹲草丛挂掉太子,皇位依然是我的!计划通!

卡脸的现实

找到人生希望的朱高煦先生马上安排了大量人手,由自己亲自领队,在通往北京必经之路边的草丛里潜伏了下来,就等着大侄子骑马经过时大喊一声“德玛西亚”,然后手起刀落走上人生巅峰。

蹲在草丛里的朱高煦带着油腻中年之微笑一直遥望着南方,他等啊,等啊,等啊,一直等到6月下旬,身上都长虱子的草丛煦终于等来了一个晴天霹雳,太子朱瞻基于6月18日抵达北京良乡(现在房山区),人家祭天登基了!

浑浊的泪水从朱高煦颤抖的脸庞滴落在地上,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无功而返,无数次满怀希望的奋起,无数次被残酷的现实镇压,命运何其不公!人生何其无奈!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千古的谜团

朱高煦先生惨烈的经历除了让他自己自暴自弃的造反外,也给后人留下了一个谜团,太子到底为什么没被他截住?所有已知条件都在那摆着,太子不可能比朱高煦更早得到消息,也没有秘不发丧一说,否则朱高煦也不会安排截杀,况且他在皇宫里有不少内线,根本瞒不住。

那么是朱高煦先生兴奋之下埋伏晚了或者出错了吗?显然可能性也不高,这家伙虽然很二,但毕竟行伍出身,打埋伏这种事情玩的还是很溜的,而且古代就那么几条路可以走,出错的几率很小。

百思无果的情况下后人开始出现阴谋论的想法,既然朱瞻基不可能躲过截杀,那么就剩下一个可能,他提前知道了父亲的死讯。事实证明朱瞻基不是半仙,没有掐算占卜的本事,真相就只剩下一个!他谋杀了自己的父亲!

吐槽机的推测

吐槽机向来不是阴谋论的支持者,这次也不例外,从犯罪心理上将朱瞻基完全没有作案动机,那个位置早晚就是他的,他老爹身体一直不算好,他自己又很年轻,根本没必要冒那么大风险玩弑君杀父的勾当。

我个人的观点是真相其实就隐藏在史书中,关于这段历史《明史》是这么记载的:

夏四月,以南京地屡震,命往居守。五月庚辰,仁宗不豫,玺书召还。六月辛丑,还至良乡,受遗诏,入宫发丧。庚戌,即皇帝位。

翻译过来就是那年的四月朱瞻基被派到了南京,5月28日仁宗皇帝身体出现了问题,下诏让他回京,次日仁宗驾崩。6月18日朱瞻基回到了北京,接受遗诏,入宫给父亲发丧,之后登基。

这段内容里有两个很重要的信息,首先良乡是在北京的西南侧,而正常从南京返回北京应该在东南或者正南进入,走西侧绝对是绕远的。在国无君主的情况下,朱瞻基通常应该避免节外生枝,直线入京。

其次就是入京的时间问题,5月28日仁宗发信召回太子,这么紧急的事件一般会走600里加急(明朝应该没有800加急的条件),南京到北京距离大约2200里,那么至迟不会超过6月2日朱瞻基就应该可以收到诏书。

从2日到18日,他走了16天才到达北京,作为太子他是有驿站换马条件的。而普通马奔跑速度大约30里/小时,就算他每天只跑8小时,那也有240里。我们在把一切干扰因素都排除,他一天怎么也能跑出200里,也就是三分之一的送信速度。

按照这个速度他6月12日之前就能回北京,那么剩余那6天哪去了?或者说剩下的1200里哪去了?吐槽机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从南京出发奔开封,再经太原到保定,正好从良乡进京,全程约3200里,比直线回北京多了1000里路程......

所以吐槽机对这个问题的想法是:朱瞻基知道或者推测到走山东进京并不安全,所以选择了绕过汉王势力所在的地区,真相就是这么简单。

答:在靖难之役中,朱高煦是朱棣的左膀右臂,多次帮助朱棣死里逃生,可以说是一名悍将。然而随着朱棣登基称帝,也逐渐暴露出朱高煦较低的权谋水平,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既然老天给了你军事天赋,那么可能会降低你的其他能力。

史料记载“六月,太子自南京奔丧,高煦谋伏兵邀于路,仓卒不果。庚戌,太子即位,改明年宣德元年。”

1452年,五月,朱高炽去世,六月朱瞻基从南京到京城奔丧。朱高煦得知消息,为了皇位,他在路途上埋伏了杀手,准备暗杀朱瞻基,但阴差阳错之下,朱高煦没有碰到朱瞻基,朱瞻基在北京成功即位。那么朱瞻基是如何躲过朱高煦的暗杀的呢?

一、朱瞻基提前有所准备

朱瞻基或许称不上明朝最聪明的皇帝,但绝对可以名列前茅。之所以朱高炽能成为明仁宗,是因为他有个聪明的儿子朱瞻基。本身朱高炽长相丑陋,肥头大耳,而且腿脚还有问题,跟英明神武的朱棣相差甚远,如果朱高炽的儿子是个平庸之辈,那么这太子之位真的可能落到朱高煦头上。

朱棣即位之后,朱高煦就表现出了极大的野心。论起军功,朱高煦强过朱高炽,论长相,朱高煦也是仪表堂堂,在朱棣面前,朱高煦也常常夸耀自己。在一段时间内,朱棣甚至已经决定了立朱高煦为太子,差就差在朱高煦比朱高炽生的晚,而且还有很多大臣支持朱高炽。

朱高煦

永乐二年,朱棣立朱高炽为太子,但朱高煦并没有因此放弃他的皇帝梦。朱高煦被封为汉王后,理应去他的封地任职,但朱高煦就是耍赖不走,想来可能朱棣感到对朱高煦有所亏欠,就继续让他留在了京城。

朱高炽身体肥胖,走路需要有人搀扶,就算如此偶尔也会摔倒。一次,朱高煦、朱高炽同行,朱高炽在前缓慢行走,朱高煦在后面却说了一句风凉话:“前人失足,后人知警。”这就是在讽刺朱高炽身体不好。

朱高炽

然而朱瞻基在后面冒出一句:“更有后人知警也”。朱瞻基虽说比较年轻,但在朱棣的精心培养下,早已变得圆滑老练,对于朱高煦小心思,朱瞻基早就看透了。这句“更有后人知警也”,就是在警告朱高煦,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朱棣在世的时候,朱高煦争不过朱高炽,朱高炽成为皇帝后,朱高煦也难以施展,直到朱高炽去世,朱高煦意识到机会来了。在皇权交割之际,是帝国最为危险的时刻,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导致内忧或外患。

内部是为了争夺皇权,外敌则是想趁机而入、趁火打劫。太子一般常驻南京,所以在得知朱高炽去世的消息,朱瞻基要从南京走到北京即位,这一路上足有一千公里,以当时马匹的速度,也需要走一段时间。

对于朱高煦的野心,朱瞻基很清楚,对于当时形势,朱瞻基也很明白,这一路上朱瞻基会极其小心。很可能朱瞻基会避开危险的路段,有可能朱瞻基提前动身,这都会让朱高煦扑个空。

二、朱高煦太过仓促

朱高煦很想做皇帝,以当时朱高煦的嚣张做派,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不过朱高煦有朱棣的野心,但没有朱棣的能力,朱棣当年为了夺取朱允炆的皇位,隐忍了很长时间,甚至还装疯卖傻,大夏天穿着棉袄围着火炉。

跟朱棣相比,朱高煦相差太远。为了争夺太子之位,他经常说朱高炽的坏话,还将解缙构陷致死,当然这其中也有朱棣和解缙本人的问题。永乐十三年,朱高煦改封到青州,而这次朱高煦还是赖着不走。

朱棣

史料记载“高煦犹不悛,府中有私募军士三千余人,不隶籍兵部;纵卫士于京城内外劫掠,支解无罪人投之江;杀兵马指挥徐野驴,及僭用乘舆器物。”

如果不走可能还好,但朱高煦还在仗着权势作威作福,他私自招募三千士兵,还不属于兵部,甚至纵兵到处掳掠。有位名叫徐野驴的军官,将这些兵匪抓起来惩办,朱高煦得知消息,却杀掉了徐野驴,换言之,朱高煦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朱棣回来,收到汇报,对朱高煦失望至极,并将其囚禁起来,准备废为庶人,好在有朱高炽苦口婆心的劝说,朱棣这才饶了朱高煦。

由此可见,朱高煦根本就不是个造反的料,他不懂得韬光养晦,只知道胡作非为,之后朱高煦起兵造反也毫无计划可见,被朱瞻基轻易平定。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很显然朱高煦没有那个皇帝的命,也根本没有造反的才能和水准,强扭的瓜必定很苦。毫无章法的朱高煦和聪明谨慎的朱瞻基过招,结果不言而喻。

三、朱瞻基一直在京城

我们猜测,有可能朱瞻基在朱高炽生病的这段时间,一直隐藏在京城。按常理来讲,就算皇帝身体不好,那么从生病到去世也有个过程,除了天灾人祸,猝死的几率较小。

史料记载“庚辰,帝不豫,遣使召皇太子于南京。辛巳,大渐,遗诏传位皇太子。是日,崩于饮安殿,年四十有八。”

我们反观朱高炽,五月十一日身体感到不适,五月十二日,病情突然加重,遗诏处理完成之后,当天就去世了。为何朱高炽从不适到死亡仅有两天时间,而且还是颁布遗诏之后马上就死了?

有可能是某人谋害了朱高炽,因为朱高炽的死有些蹊跷。朱高炽去世,最大受益者还是朱瞻基,如果是朱瞻基谋害了朱高炽,我们有理由相信,朱瞻基在这段时间内没有离开京城。

假如朱瞻基一直在京城,那么朱高煦当然无法在半路截杀成功。然而,从朱瞻基前后的一贯表现看,他谋害父亲的几率很小。

综上所述,之所以朱瞻基能逃脱朱高煦的暗杀,最大可能性还是朱瞻基改换了路线,成功避开了朱高煦的袭击。

参考资料:《明史纪事本末》、《明史·列传第六》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九鱼亭

洪熙元年,刚刚当了十个月皇帝的朱高炽突然去世,大明王朝再次陷入一段权力真空。朱高炽的继位过程本就艰难,两个弟弟(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对皇位始终贼心不死,这时,朱高炽的去世又让他们看到机会。朱瞻基虽是太子,但继承之路也非一帆风顺。

朱高炽在位时,想将都城迁回南京,为此,他派太子朱瞻基到南京去居守。当时,南京时常地震,根据天人感应之类的学说,这是对上天对皇帝的警告。朱高炽说,南京是大明的根本重地,上天一再警告,我本应立刻赶往南京,但因父亲刚刚去世,不忍心离去。他拒绝派重臣或亲王的建议,认为守南京非太子不可。但是,朱高炽没想到,朱瞻基刚到南京一个月,自己就驾鹤西去。

一年之内,两位帝王先后辞世,国中无主,形势不容乐观,朝野人心惶惶。当时紧急而重要的事情,便是将朱高炽去世的消息,传达给南京的朱瞻基,并迎接他去北京继位。治丧和新君继位的事都由礼部办理,但礼部的官员都知道,这是一件棘手的事,搞不好就有去无回,因此,大家都不愿意去南京报信。最后,吏部尚书点名让况钟去。于是,况钟马不停蹄,前往南京,迎接朱瞻基。

早就觊觎皇位的朱高煦,得知朱高炽去世的消息后,也在暗中谋划,他准备在朱瞻基去京城的路上将其劫杀。但是,他的准备过于仓促,再加上运气不好,最终晚了一步。

原来,朱瞻基接到密报后,并没有按照太子出行的礼仪,而是立刻率轻骑回京。户部尚书夏原吉等人,赶至京西良乡迎驾,并对可能出现的意外做了准备。朱瞻基到达良乡后,朝臣在卢沟桥设立大帐,朱瞻基在此接受朱高炽的传位遗诏。

朱瞻基到京后,使朝廷上下的人心大为安定。当着大臣的面,朱瞻基镇定自若地说:“天下神器,非智力可得。况祖宗有成命,孰敢有异心!”当年六月,朱瞻基择黄道吉日正式即位,改次年为宣德元年。

朱瞻基虽然登上皇位,但朱高煦的“皇帝梦”从未破灭。他假装恭顺,多次试探这位侄儿皇帝的态度。仁宗去世时,他就对人说,大哥(朱高炽)的皇位我都敢争,侄儿的皇位更不用怕。可见,他是准备效仿朱棣抢侄儿的皇位了。

洪熙元年七月,朱高煦向朝廷上呈利国安民四事。朱瞻基以为这位叔叔已经改过自新,没有夺位之心,就采纳其意见,让臣子推行他的主张,并写信表示感谢。

宣德元年正月,朱高煦派人进京,向朱瞻基献元宵灯。有人向朱瞻基说,朱高煦派来的人,是为了打探朝廷之事。朱瞻基表示,要以诚意待汉王,并再次回信感谢。史载:

“高煦日有请及言朝政,宣德帝都会徇其意。索驼与之四十,索马与之百二十,索袍服又与之。”

朱高煦看到朱瞻基,对自己态度不错,以为这位侄儿皇帝软弱可欺。过了没多久,京城出现地震,朝野到处言传将要出现变故。朱高煦按耐不住心里对皇位的渴望,认为这是天赐良机,于是,起兵造反。

朱瞻基得知造反的消息后,认为朱高煦只是外强中干,于是御驾亲征。朱高煦这边,领兵将领听说皇帝来了,不敢轻易发兵。有人建议朱高煦,先取南京,以成大事,但因意见不统一也未付之行动。

就在朱高煦犹豫之际,朱瞻基带领的军队士气高昂,很快就兵临朱高煦老巢。朱瞻基眼看侄儿皇帝不好惹,只好投降,父子以及同谋皆被抓获。朱高煦有朱棣之志,却没有朱棣之命,从起兵到失败,一共二十三天。

朱高煦被押到京城后,朱瞻基将其安置于逍遥城,吃穿用度,悉仍旧无改。但朱高煦依旧不安分,甚至想弑君。朱瞻基大怒,将其处死,朱高煦的几个儿子后来也被处死。

朱瞻基摆平了朱高煦,又给赵王写信,劝其安分守己。赵王看到实力强劲的朱高煦,造反都被平定,也知道这位侄儿皇帝不敢欺负,于是,主动削减护卫,并上表输诚。

此后,朱瞻基又采取一系列措施,削弱各藩王的势力,先后有七个藩王被废或削去护卫。至此,威胁帝王的地方藩王,再也无力对抗朝廷。

秋媚说: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朱瞻基在当太子以及刚继位时,显示出过人的才能,不过没多久,他就陷入“无为”的境地,开始追求个人爱好,最后落得一个“蟋蟀皇帝”的标签。